粤北山村奇葩的一家人:我煮的东西不要吃要吃就自己做

No Comments

在粤北山区一个小村庄:一个中年妇女扯开嗓门向另外一个男人吼道:“以后,我煮的东西你们不要吃了,以后各做各的,各吃各的。”对面男子面色铁青,嗫嚅着没有说话,然后默默地去洗米准备做饭…….

妇女和男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争吵?如果是一家人,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家庭?

在粤北山区一个村子里面,住着这么一家人,一家五口人,大女儿外嫁,大儿子出外打工,只留下小儿子和父母在家干农活。一家人居住在一起,按照正常脑回路,应该是一起吃饭、一起干活,但是他们家不是,那是为什么呢。

首先要说明一点,这一家人常年劳作,身体都很健康,就连感冒发烧这种小病都很少发生。但是呢,他们的生活方式让人难以理解。比如说煮饭吃,一家三口人在家,早餐各煮各的,午餐各煮各的,就连晚餐还是各自煮各自的。那他们为什么不合着一起吃呢?是因为口味不同?还是各自都有忌口的食物?都没有,吃的都是一样的食材,就连煮菜方式都一样,干炒猪肉,水煮青菜,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还有更离谱的,去田地里干活的时候,如果同个地方有三块面积大小差不多的土地,各自选一块地进行劳作。如果说只有一块土地,那就是一个人去干活,另外两个人去别的区域种地。如果别的地方都没有地可以种了,只有一块土地,那就让三个人从三个方向开始干活。不像村子里面的其他人家,同心协力的先把其中一块土地的活干完,再去做另外一块土地的事。

三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家庭里面,就好像三个陌生人居住在一起一样。生活没有交集,无论做什么都是独立分开。甚至于因为生活琐事,吵架都是各自吵各自的。妻子指责丈夫,丈夫指责儿子,儿子又怪罪于母亲。又或者是母亲认为是儿子的错,儿子却归罪于父亲,父亲又认为错在老婆身上。

那么这一家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呢?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家人的情况。

广东粤北山区的一个农村,住着这么一户人家,男主人名字叫新生,今年58岁,当年出生的时候,父母见孩子是一个男孩,就给他取名新生,同时希望他长大之后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庭前途,开启新生活。

22岁时,新生娶了一个叫廖氏的媳妇,廖氏家庭其实也不好,身居大山里面,交通闭塞,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当时的婚姻关系,并不像现在的人结婚这样要钱、要房、还要三金五银之类的。只要能干活,勤劳能干,会耕田种地,就能在媒婆的帮助下娶得一个好媳妇。

廖氏身高并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但是她很会干活,经常帮助父母洗衣服做饭,和干插秧、种玉米、花生这些农活。而新生呢,在村子里面也是一个比较勤劳的人,所以在媒婆的撮合下,两人结婚了,结婚之后的生活是幸福的。两人都非常的勤劳,渴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换取一个好的生活。

可是农村人都是靠天吃饭的,老天不下雨,你再怎么勤劳,庄稼地里的庄稼没有雨水浇灌,也没有办法生长。于是长时间的干旱,导致了整年的收成并不好,一家人吃饭都成问题。而且他们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生孩子。

上个世纪60年代的人,都喜欢自己的家庭多子多福,儿孙满堂。新生和廖氏结婚之后,第一胎生的是女儿,新生的父母很不开心,别人家的儿媳妇都是生儿子,只有儿子才能传宗接代,才能继承家的几亩田地。可是生的女儿,那就是给别人养媳妇啊,长大后是要嫁人的。所以对于廖氏生的女儿,新生一家并没有多少喜悦之情。而廖氏也很不开心,恨自己的肚子为啥不争气,没给新生生一个儿子出来,这样也能堵住村里面左邻右舍的嘴。

就这样,因为生了一个女儿,廖氏和新生成为了村子里面开口闭谈的话题。但是新生还是一边干农活,一边照顾廖氏和女儿。

幸运的是,第二年,廖氏又怀孕了,这次廖氏给新生生了一个儿子,全家人都开心的不得了,村里人也为他们开心,帮忙张罗满月酒。这就是区别,生个女儿没人问,生了个儿子,家里就忙前忙后的。这个孩子出生于冬天,父母给他取名叫冬林。

过了两年,廖氏又怀孕了,此时新生有点头疼了,家里已经入不敷出了,吃饭都成问题,就连仓库里的稻谷种子都拿出来当米煮了饭吃,哪里还能再养多一张嘴啊。可是新生没有办法,怀上了那肯定是要生下来的。而且别人家都是三五个孩子,自己起码也得生几个儿子才不会被人看不起。

第三个出生的孩子也是一个男孩,这次因为孩子是秋天生的,新生和廖氏就给他取名为秋林,和哥哥冬林一样,生辰八字缺火,而木又生火,所以名字里面都带了林字,两个木,形成燎燃之势。

随着冬林、秋林一天天长大,兄弟俩也到了入学年纪。可是冬林和秋林不像姐姐那样沉得住性子,上课时不是东张西望就是发呆,或者东摸摸,西看看,完全没有认真听老师讲课。他们都不爱学习,觉得学习有什么好,还不如到水田里抓青蛙、到溪流里面抓小虾或者到池塘里面捡田螺、河蚌吃。

冬林两兄弟不爱学习、学校成绩不好,新生和廖氏并没有在意,认为那是因为这兄弟俩没有学习天赋,学习不好是很正常的。而且新生和廖氏小时候也没有怎么受过教育,觉得在农村,只要会做农活就够了,完全没有一点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觉悟。

村里人看着天天在田地里玩耍的冬林兄弟俩,就劝新生两口子,要想办法让他们学习啊。村子里别人家庭,孩子如果不去学校学习,拿着棍子赶着孩子去学校上课,生怕自己孩子和自己一样吃了没文化的亏。可是新生和廖氏不懂,依旧对冬林两兄弟放纵不管。而学校里的老师,面对这些调皮捣蛋不爱学习的孩子,也很头疼,哪怕老师用棍子打他们的手心,这些孩子依旧能够嬉皮笑脸地和你说话。

就这样冬林连续读了三年的一年级后,才升到二年级,二年级的时候也读了两年,才上三年级,可以说冬林的学习之路充满坎坷。

而弟弟秋林,连续读了两年的一年级后,堪堪上了二年级,上了二年级,他完全听不懂老师讲什么。于是二年级上了一年之后,又再次返回一年级重读。可是无论秋林怎么学习,就是学不会。就这样后面又连续读了两年一年级,最后选择辍学在家。

2000年,冬林已经成年,就跟村里人去肇庆砖厂打工。刚开始进厂,冬林非常勤劳,每个月也能拿到不少工资。砖厂旺季时候非常忙碌,但是淡季时候,也闲得发慌。冬林看见厂里面很多人打牌赌博,于是就过去围观学习,同村人告诉过冬林好几次,不要去学打牌赌博,这个赌博害人不浅。

但是冬林不听,偷偷地去打牌和参与赌博。开始,组局的人都会放放水,让新手玩家赢一点小钱,多赢几次之后才会掉入老玩家的赌博陷阱里面。

冬林赢了几次之后,觉得自己手气很好,从开始的几分钱一局、几毛钱一局到了后面几块钱一局。很快冬林就把手里的工资输光了,于是就向同村的人借。很快大家都知道冬林已经好赌成瘾了,也都不愿意再借钱给他。

于是冬林就开始赊账,欠赌债,不知不觉就欠下了一身债。当要债的人逼冬林还债的时候,冬林没钱还,要债的人就准备砍了冬林的手当还资。村里的人于心不忍,就凑钱帮冬林还了债。同时也希望冬林能够改过自新,认真搬砖赚钱。

冬林经过砍手事件之后,收敛了一段时间,每天都按时去搬砖赚钱还给村里人。可是好景不长,冬林赌瘾又犯了。带冬林出来的同村人一想,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于是就将东林带回了老家,并将东林赌博的事告诉了东林父母。冬林父母听了也只能恨铁不成钢,苦口婆心地劝导。但是让冬林父母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冬林犯下的事更是让他们心痛不已。

2003年,在家干农活的新生从村里人口中得到一个消息,冬林进入了传销组织,被人控制住了,想要出来,家里人就必须要带一笔钱去江西某地赎人。

经过和对方联系确认之后,新生才了解到。冬林本来在砖厂搬砖搬得好好的,有一天,一个工人问冬林想不想发财,短时间内就能赚一大笔钱。冬林听了之后,心动不已,就跟着去了。却不料这一去竟是羊入虎口。冬林被充当人头卖给了传销组织。冬林在传销组织里面天天吃不好,睡不好,还被逼着联系家里人要钱。如果要不到钱,或者拉不到人进入传销组织,就会遭受到传销组织人员殴打。

被逼无奈的冬林只好联系了家里人,希望家人能够前来解救他。冬林父母更是心急如焚,听着对方威胁儿子的声音,生怕自己儿子在外面受到伤害。新生赶紧找人借钱,并且叫上了村里几个人陪同,让村里人连夜开车去对方说的江西某个地方赎回冬林。冬林见到父亲及村里人之后,马上痛哭不已。

交了钱后,传销组织的人也讲信用,将冬林的身份证以及其他物品都归还给了冬林。冬林回到了粤北小山村自己的家里,也许是这段记忆深刻的传销经历,让冬林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许多。此时刚好家乡号召有志青年入伍当兵,而东林在当地居委会的推荐下,走进了军营当了几年志愿义务兵。

当冬林从军营队伍归来时,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变了。告别了曾经的不良嗜好,拥有了新的追求。现在的冬林,因为文化程度不高,毕竟只有小学文化,在广州找了一份普通工作做,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是至少比当初在砖厂搬砖要强得多,还买了一辆车。而冬林买的这辆车还影响到了他的父母新生一家的生活。

秋林因为学习不行,选择辍学在家种地干农活。可是再怎么干活,也就那么几亩地。其他农活也就是割草填猪圈、上山砍树当柴烧。这些工作并没有给新生一家带来什么直接收益,没有创造什么经济价值。于是秋林偶尔做做临时工,和水泥、搬砖、小斗车拉拉沙子等,每次完工之后都能得到一笔现钱。

后来秋林在村里人的带领下去广州打工,但是因为秋林没有文化,上了好几年的一年级、二年级,至今为止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领工资时,别人都是签自己名字,秋林呢,只能在上面画个圈圈表示自己写了名字。后来没有办法,秋林看不懂字,没有办法继续做事,就返回了粤北山村。

在广州打工,秋林没有学到别人的好习惯,但是却把抽烟这个习惯给沾染上了。烟瘾还比较大,每天都要抽上几口才有精神。在家里的时候,秋林会买烟抽,买了烟却不派烟给自己父亲抽。而新生本来也是一个老烟民,没钱买烟就自己种烟来抽。所以经常会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同个家庭里面,儿子抽一盒一盒包装的烟,而父亲却是买来卷烟纸来卷烟丝抽。后来秋林没钱买烟了,也随父亲新生一样,口袋里面随身带着一包烟丝抽。

后来秋林到了结婚的年纪,没文化、没本事,还没能力,没有任何一个媒婆愿意给他介绍媳妇。其实秋林并不懒,勤劳时,也很能干,比如一拖拉机的红砖,别人让他去搬,一天就能搬完。最主要的还是被媒婆嫌弃没有文化和本事。

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智障女孩,神经兮兮,话也说不利索,还有一点点小儿麻痹症症状,走路一瘸一拐。娶这种女孩,新生家并没有给彩礼,反而是女方家觉得很对不起秋林家,还倒贴了一点钱,补偿秋林家。

就这样秋林白白得了一个媳妇,天天当个宝似的捧在手心里。廖氏担心儿媳妇会走丢,干活的时候,经常带着她的儿媳妇去。廖氏想抱孙子,可是无论秋林和他媳妇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怀上。

从医学上讲,配偶有精神病等遗传性疾病的,是不建议怀孕生子。可是廖氏一家人不知道这些,只想着,要生孩子。可是秋林努力了一年,媳妇都没有怀上。新生一家人就怀疑是儿媳妇的问题,就打算让秋林和儿媳妇离婚,把儿媳妇退回给女方家。

对于秋林一家的表现,女方家也没有说什么,就把女儿接了回去,还补偿了一些生活费给秋林家。随后有媒婆把秋林不要的媳妇介绍给了另外一户同样有着智障表现的男子。男方家为什么同意这样一门亲事呢,主要是男方家觉得,生不生娃是一回事,起码让儿子结个婚,有个伴玩。可是让男方家没有想到的事,没有多久,该女子就怀孕了。

当秋林一家得知休掉的儿媳妇竟然怀孕了,都非常惊讶,同时非常地懊悔,当初怎么就没有多坚持一下呢?不然就可以抱孙子了。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怎么努力都不会属于自己。就这样,到现在为止,秋林还是一个离异的单身汉。

生活在同一个村子,别人家都是越过越好,但是秋林一家却是越过越贫穷。说他们一家不努力,这一家人每天都起早贪黑地干农活。说他们一家不精明,其实也很聪明的。新生会一些传统手艺,比如说用棕叶丝编织蓑衣、用竹子编织竹箩筐、竹帽、畚箕等各种竹子织物,还懂一点风水的东西。廖氏,也有一点自己的小聪明,将市场买来的鸡蛋充当自己家养鸡下的单蛋,卖给不明真相的人,赚一点差价。

可以说新生的能力并不差,现在网络上那么多传统手艺人,混得并不差。可是他没有这个条件去宣传,或者营销,甚至于什么是网络,新生都不知道。所以在农村,这些在外人看来都非常厉害的手艺,其实在农村根本就是一毛不值。

新生还有个缺点,那就是没有主见,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前几年,政府实施精准扶贫政策,而新生一家作为当地居委会重点扶贫对象,给新生一家发了鸡苗、猪苗、辣椒苗、南瓜苗等,希望能够帮助他们一家创造收入。比如鸡养大了,可以按照约定价格回收,新生家也可以自己拿去市场卖了换钱。可是,当别人在他耳边说,养鸡很费玉米和粮食的,千万不要养啊。于是新生相信了,为了保住自己千辛万苦种来的玉米,他拒绝了养鸡。而政府扶持的各种种子还是劳作工具,新生都在别人家的游说下,拒绝了,不敢去尝试,不敢冒一点风险。

你说这样的一家人,能怎么办,能有什么办法。那么他为什么愿意听别人的话呢?或许这就是臭味相投吧,毕竟劝他们接受扶持的人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家庭,而让新生一家拒绝扶贫的人,都是和新生一家同样贫困的家庭。

不过有一条没有拒绝,那就是政府答应给他们家建新房子,这个他们还是很愿意接受的,是实实在在能够感受到的好处。而村子里面大多数的人也愿意帮助他们一家,毕竟整个村子,就还剩新生一家住在破旧的泥砖瓦房里面。有人曾笑话他,新生却咧嘴说,老房子冬暖夏凉好,住得舒服。可是当新房子建起来的时候,没怎么装修,新生一家就直接搬进去住了。

虽然说新生一家拒绝了政府的扶持,但是多少还是享受到了国家的扶持,而当地的居委会,每当发现有适合他们家政策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们家。居委会的人看着所有的贫困人家都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就还剩新生一家的时候,也很是头疼,想方设法地想帮他们家摘了贫困的帽子。

刚好国家出台了一个低保户政策,只要家里没买商品房、没买车,月收入只要几百块钱就能满足低保要求。居委会就想给新生一家人弄一个低保户,毕竟新生两口子也是快60好几的人了,儿子又没有出息,以后多少有个生活保障。可是当核实了新生家财产情况时,前面几条都符合,但是发现大儿子冬林名下有一辆车,那就不符合低保户要求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居委会也无法违规将低保户的名额给予到新生一家,只能看以后是否还有合适的扶贫政策,再给予新生一家人。

新生一家人现在只有新生和廖氏在农村生活,夫妻之间依旧还是各过各的生活。而大女儿外嫁到湖南,只有每年过年才会回粤北老家看望父母一次,而大儿子秋林依旧在广州打工,小儿子也跟着同村人进了工厂做事。

总的来说,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振兴乡村的政策下发,农村经济的复兴,农村人的生活水平也是越来越好。

在家待着的新生和廖氏,也在他人的劝导下,改变了以前的一些想法,开始种一些如辣椒、玉米、南瓜等经济作物,赶集的时候就带着家里的土鸡蛋、自制的番薯干、自己的姜、葱、蒜到市场上去卖,赚取一点生活费,生活也向好的一方面发展。

俗话说得好,雷打真孝子,财发狠人心,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纵观新生一家人的生活经历,也算得上是命途多舛。但是相比于其他多灾多难的人来说,新生一家又是幸福的。虽然生活过得不是很好,但是至少解决了温饱问题、解决了居住问题。只要紧跟国家的政策走,就一定能够过上比以前要好的生活。

就好比《谭谈交通》里面谭警官采访的一个大爷,父母死了,妻子死了,孩子死了,还带着一个智障的弟弟,问他怎么办,大爷笑着说道:往前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